顶尖高手,都是长期主义者

document.write("")
发帖人:天涯倦客1 2019-10-23 16:11:55

连续十多年了,

巴菲特一直是位列世界前五的大富翁。

我们都知道巴菲特,

但很少有人知道:

巴菲特一生中99%的财富,

都是他50岁之后获得的。

股市有个著名的“721”定律,

就是七成股民都以亏损收场,

两成股民盈亏平衡,

只有一成股民赚钱。

为什么大部分人会以亏损收场呢?

因为你追求的炒短线。

你天天分析宏观政策,

天天寻找内幕消息,

目的就是为了低买高卖,

你炒股,其实是投机。

但巴菲特不一样,

他买股票从来不投机,

而是做“价值选择”,

他只分析这个公司有没有未来,

“如果这个公司很有发展前景,

那股票升值必然是大概率事件。”

所以只要找到这种公司,他就重仓,

买后即便遭遇多次下跌,也决不出手。

“好企业,迟早都会涨回来。”

就这样,巴菲特成了超级富豪。

 

关于财富积累,

巴菲特举过一个例子:

从1900年到1999年,道琼斯指数从65.73点涨到了11497.12点,涨了176倍。

176倍,很可观,对不对?

但你知道它的年复合增长率是多少?

答案会让你意外:仅仅只有5.3%。

这样一个增长率,

很多投资者都可以做到,

只是他们嫌太低了,

不愿意去做这样的投资。

但巴菲特不一样,

他就愿意这样持续数十年地坚持,

所以最后他成了超级富翁。

亚马逊CEO贝佐斯问巴菲特:

“你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,为什么大家不直接复制你的做法呢?

巴菲特说:“因为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。”

我为什么要讲我的经历和巴菲特的故事呢?

我其实就想表达一句话:

真正聪明的人,都是时间的长期主义者。

这是一个急于求成的时代,

各大书城前50名畅销书里,

差不多一半都是各种速成法。

点开手机上的知识付费平台,

排名最前的永远是这样的内容:

《20天成为会计高手》,

《一年内实现财务自由》,

…………

再看看我们生活的周遭,

也到处贴满了这样的广告:

《30天写出一手好字》,

《一个月减30斤,不反弹》,

…………

大家都忙着寻找成功的捷径,

都想快快成名、快快升职、快快暴富,

却很少有人选择做一个长期主义者。

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:

想走捷径的,最后都走了弯路。

想搞投机的,最后都掉进了陷阱。

最后大成的人,都是长期主义者。

长久成功的人,都是长期主义者。

心理学家安吉拉·李·达科沃斯,

是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。

她花多年时间搞了一个调查——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?

她调查了西点军校,

调查了很多体育明星,

调查了很多商界成功人士,

最后她发现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最重要因素,

不是智商,不是情商,

不是人脉,不是兴趣,

不是勇气,不是长相,

而是“Grit”——坚毅。

“向着长期的目标,

坚持自己的激情,

即便历经失败,

依然能够坚持不懈地努力下去,

这种品质就叫做坚毅。

无论在何种情况下,

比起智力、兴趣、人脉等因素,

坚毅才是最为可靠的预示成功的指标。”

所谓坚毅,就是做一个长期主义者。

安吉拉总结说:

“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,

你能想到的,别人也能想到,

最终你能在聪明人中间赢,

是因为你比别人更加坚毅。

只有坚毅的长期主义者,

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。

关于长期主义,我想举两个例子。

一个是华为的例子:

2000年左右那段时间,

深圳房地产发展得特别快,

于是有部下给任正非建议:

“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,就能轻松实现一百亿利润。”

但任正非一口就回绝了:

“挣完了大钱,就不愿意再回来挣小钱了。”

2010年之后,

华为周边开始建新城,

又有部下向老任建议:

“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,就能轻松赚取一百亿。”

任老板一听,拍桌子吼道:

“华为不做房地产这个事,

早有定论,谁再提,谁下岗!”

从此,再也没人敢提房地产。

 

 

1987年,43岁的任正非,

拿着凑来的21000元,

在深圳一个烂棚棚里创立了华为。

他有一个梦想——成为世界一流的通信设备供应商。

1998年,华为出台了《华为基本法》。

这个《华为基本法》,

就是华为公司的“宪法”。

基本法的第一条就是——“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,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。”

中途,做房地产本可以爆发。

中途,做互联网本可以爆发。

中途,做资本运作本可以爆发。

但任正非从不为这些诱惑所动:

“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,

二十多年来,只知爬呀爬,

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,

不被各种所谓的风口所左右,

只傻傻地走自己的路。”

正因为任正非始终坚守“只做通信”,

不为两岸的花香所动,

像阿甘一样单纯和专注,

华为才成了今天的华为。

华为的成功和任正非的观念,

让我想起了一句话:慢即是快。

顶尖高手,都是时间的长期主义者。

另一个是曾国藩的例子。

13岁的一天晚上,

曾国藩迈进书房,

开始背诵一篇三百字的小文。

在他进入书房前,家里来了一贼,

听见有人进来,便躲在了房梁之上,

想等曾国藩入睡之后再偷点东西走。

哪知曾国藩背到三更还背不下来。

那贼终于受不了了,飞身下梁,

将此文一字不落地背了一遍,

然后冲曾国藩大叫:“你这么笨,还读什么书!”

曾国藩的资质就是这么平庸,

以至于从小就被人讥笑为“愚蠢之辈”。

左宗棠评价曾国藩:“才具稍欠开展。”

梁启超说得更直接:“在并时诸贤杰中称最钝拙。”

连曾国藩自己都承认:“余性鲁钝。”

总之,他没有一点天才范儿。

 

 

可鲁钝的曾国藩,

就靠三个词翻了身。

第一个词是——“早起”。

“黎明即起,绝不恋床。”

第二个词是——“耐烦”。

“一句不通,不看下句;

今日不通,明日再读;

今年不精,明年再读。”

第三个词是——“有恒”。

“行之有恒,实为人生第一大事。”

每天坚持写文章,从不间断。

鲁钝的曾国藩,

就靠这三件“法宝”考上了进士。

中了进士后,他留京做了翰林。

进翰林院的人都是大才子,

看不起一些琐事俗务,

所以经常在“俗务”上磨洋工。

但曾国藩不一样,

不管遇到什么琐事俗务,

他都一丝不苟地去完成。

而正是因为做事踏踏实实,

十年之中,他获得了七次升迁。

从一个小翰林做到了礼部侍郎。

 

曾国藩打仗也一样。

他从不求奇谋,

只喜欢“结硬寨,打呆仗”。

所谓结硬寨打呆仗,

就是他率领湘军攻打一个城市时,

并不急着开战,而是修墙挖壕。

墙要修一尺厚八尺高,用来防止火炮。

壕要挖一尺深,再在壕沟外设置花篱。

花篱要设置三层,用来防止马队攻击。

第二日,往前推进一段路程后,

他又开始修高墙挖壕沟设花篱。

曾国藩攻打一个城市,

不是一天两天,而是一年两年。

等战争结束时,

城外地貌都被湘军改变了。

太平军最擅长野战,

最擅长高速度运兵,

最擅长搞围魏救赵。

但自从遇到曾国藩,

这套办法就失去了效力。

曾国藩打武昌、打九江、打安庆、打南京,

采用的全是“结硬寨,打呆仗”,

他用这个最笨的方法,

打败了极聪明的太平军。

曾国藩的成功之道,让我想起一句话:

世界上最快的捷径,就是不走捷径。

世界上最好的投机,就是不搞投机。

世界上最高的回报,就是脚踏实地。

长久成功者,必然是长期主义者。

仔细观察我们身边,

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现象,

就是“傻人有傻福”:

凡是实实在在去做事的人,

几乎都成了,成得他自己都诧异;

凡是耍小聪明去做事的人,

几乎都砸了,砸得他自己都心惊。

但这个现象正好印证了安吉拉的那句话:

“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,

你能想到的,别人也能想到,

最终你能在聪明人中间赢,

是因为你比别人更加坚毅。

只有坚毅的长期主义者,

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。”

 

 

前几天,一位大佬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话,

我觉得写得特别有道理:

“大家都知道金子总会发光的,

但大部分都在想怎么发光,

很少有人在想如何成为金子。

在这痴迷速成的时代,

大家都着急忙慌地想快速实现目标。

可越是急于达成目标,

目标往往就越难实现。

越着急就越失望,

越失望就越焦虑,

越焦虑就越迷茫。

如何才能走出这一困局?

最好的办法就是:立志做一个长期主义者。

坚定地看着自己的目标,

走好当下的每一步,

一步一步地慢慢来,

剩下的,请安心交给时间。

热门专题

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的生活
国家领导人在任时,往往公务繁重,退休之后不再承担具...[详细]

军事图库